道在屎溺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曰:「無所不在。」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莊子曰:「在螻蟻。」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東郭子不應。

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汝唯莫必,無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

白話意思:

東郭子請問莊子說:「您所說的道,究竟在那裡呢?」

莊子說:「道是無所不在的。」

東郭子說:「請您明說吧,道到底在哪裡?」

莊子說:「道就在螻蟻身上。」

東郭子說:「怎麼會在這麼卑下的地方呢?」

莊子說:「道就在稊稗這種小草裡。」

東郭子說:「怎麼越來越卑下了呢?」

莊子說:「道就在磚瓦裡面。」

東郭子說:「怎麼又更卑下了呢?」

莊子說:「道就在屎溺裡面。」

東郭子越聽越迷糊,實在無話可說了。

莊子這才說:「你問的話,已經背離『道』的實質了。以『道』來看萬物,不論是螻蟻、稊稗、磚瓦、屎溺……,它們的本質都是一樣的,並沒有貴賤之分。如果它們不合乎『道』,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既然已經存在,可見皆合乎『道』,所以我說『道』是無所不在的。」

出處:

http://zensoul.org/index/ReadNews.asp?NewsID=74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