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粕

莊子·外篇·天道

桓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斫輪於堂下,釋椎鑿而上,問桓公曰:“敢問,公之所讀者,何言邪?”公曰:“聖人之言也。”曰:“聖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已夫!”桓公曰:“寡人讀書,輪人安得議乎!有說則可,無說則死。”輪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觀之。斫輪,徐則甘而不固,疾則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於手而應於心,口不能言,有數存焉於其間。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於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輪。古之人與其不可傳也死矣,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已夫!”

白話是說:

齊桓公在堂上讀書。輪扁在堂下砍削車輪,他放下椎子和鑿子走上堂,問齊桓公說:“冒昧地請問,您所讀的書,說的是些什麽話語呢?”齊桓公說:“是聖人的話語。”輪扁說:“聖人還在世嗎?”齊桓公說:“已經死了。”輪扁說:“這樣,那麽國君所讀的書,只是古人的糟粕而已啊!”齊桓公說:“寡人讀書,制作車輪的人怎麽敢妄加評議呢!有什麽道理說出來那還可以原諒,沒有道理可說那就得處死。”輪扁說:“我啊,用我所從事的工作觀察到這個道理。砍削車輪,動作慢了就松緩而不堅固,動作快了就澀滯而不入木。不慢不快,應于心而得之于手,口裏雖然不能說清楚,卻有技巧奧妙存在于其間。我不能把技巧奧妙明白地傳授給我的兒子,我的兒子也不能從我這兒接受這一技巧奧妙,所以我現在活到七十歲這麽老了還在砍削車輪。古時候的人與他們不可言傳的道理一起死亡了,這樣,那麽國君所讀的書,只是古人的糟粕而已啊!”

出處: http://www.xihuabbs.com/thread-10082-1-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