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字形自有生存之道

作者:黃老師
今年適逢中國推行簡化字五十周年,加上新聞報導聯合國準備於 2008 年獨用簡化字,使我覺得有些話不吐不快。

  首先,中國學者動不動就說全世界使用簡化字的人口超過十三億,新聞界也跟著附和,這種說法不值一笑。中國境內的大批文盲,加上不使用漢字的少數民族,以及五歲以下的幼兒,算起來就有好幾億。說出這種話的人,真是非「愚」則「誣」!中國教育部長周濟表示,經過50年來的努力,據20世紀末進行的使用普通話調查顯示,中國能用普通話進行交際的人口占35.6%,非文盲中使用簡化字的人口達到52.25%。各位可根據這個百分比來計算一下。( http://sme.sina.com.hk/cgi-bin/news/show_news.cgi?type=rights&date=2006-04-01&id=260420)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6/03/31/ZM-546330.htm)

  許多人都會擔心,使用簡化字的人越來越多,聯合國更準備只用簡化字,傳統字形是否最終會被消滅?個人對此還算樂觀。因為:只要臺灣屹立不搖,傳統字形就會繼續被使用。非但臺灣,具有經濟影響力的港澳人士及北美華人,也會「繁簡並用」,或「繁簡由之」。其實,日本人所用的漢字,可分為四類,依其數量的多寡,分別為:1.與臺灣使用的傳統字相同者;2.日本採用漢字異體,而與臺灣或中國不同者,3.與中國簡化字相同者;4.日本人依漢字結構模式所造的「國字」。換句話說,有幾百個常用的傳統字不只臺灣、港澳等地使用,連一億二千萬的日本人(當然須扣除少量文盲)也在使用;依照日本的民族性,不管別人是否使用,他們還是會有所堅持。因此,傳統漢字自有其生存空間。至於兩岸漢字的未來,已經錯失可能統合的機會,反正「道不同,不相為謀」,一切就交由歷史去解決,相信文化必然會自己走出一條新路,其結果既不是簡,亦不是繁,而是各別文字的優勝劣敗。只是卻非我們所能目睹。

  以目前兩岸分治的情況,中國推行簡化字,臺灣固然可以反對,卻干預不了。因為那是別人的國家政策、文化政策。建議中國的民眾們:你們固然有權使用任何字形,倘若沒有把握,最好懂得藏拙,可別附庸風雅,學人使用「繁體字」。因為若使用不當,非但欲益反損,還會丟人現眼、在國際上貽笑大方。(請參考http://taiwan99.tw/「應用文字學」類「簡化字的笑話」系列)
  中國教育部於三月廿二日,舉辦「著名語言學家及有關人士與記者見面會」,邀請部分語言專家及有關人士針對五十年來語文改革的發展作出報告。有關聯合國未來一律使用簡化字之事,即是在會中由陳章太轉述的。事後雖然證明只是烏龍一樁。但是「傳統字」與「簡化字」的問題已引起各界的關注。報紙及網路上評論不絕。

  這讓我想到:有些臺灣官員認為:正體字(傳統字形)是臺灣對外華語文教學的特色,外國人想學道地的中文,就要來臺灣學。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自從海峽兩岸先後加入WTO以後,學習華語文的外國學生暴增。前往中國的有三、四十萬人;到臺灣學華語的約有八千人(參考2006年2月4日中央社新聞,李名揚報導)。一般人多半歸之於全球中國熱、臺灣生活程度太高等因素,我們應深入思考是否還有其他隱藏因素。從外國人的立場來說,當前臺灣社會所說的國語,無論發音與用詞,與國外中文教學所預期的頗有差距,是否會給外國學生「臺灣中文不規範」的印象呢?其次,臺灣使用傳統字形,固然可從學理上提出它在文化上的優越性,問題是外國人士未必瞭解。如果臺灣認為簡化字不該學,就應該提出一套有效的說詞。然而學者對於簡化字的批評,多在於簡化字「很難看」、「不能傳承文化」、「破壞書法藝術」、「會混淆古音系統」等,說服力實在有限。因為「美」、「醜」是相對的,從小學習簡化字的人,也許覺得傳統字形的筆畫密密麻麻,不夠清爽;沒有學過漢字的外國人,也未必認為簡化字難看。況且簡化字已被數以億計的人使用超過半個世紀,文史研究持續進行,也不能說它不切實用。其實,外國學生未必要學毛筆字,也不必懂得古音;他們在乎的是漢字的書寫問題,「迁」字不能學,要他寫「遷」字;「体」字不能學,要他寫「體」字,實在難以理解。如果不作處理能,外國學生多半會被誤導。因此,華語教學使用傳統字形,可以成為一種優點,也可能被人視為缺點。端在我們如何因應。處理方式,可從四方面著手:

  第一,必須深入瞭解傳統字與簡化字的優、缺點,傳統字的優點,在於字源及部首教學。由於簡化字簡化了字形,許多原來可從古文字去解說的字就失去了優勢(例如「車」與「车」),而且字形簡化以後,許多部首都變成有兩種寫法(如「警」與「说」,「餐」與「饮」,「紧」與「红」),因此中國大陸已經很少使用「部首」,一般工具書多以漢語拼音或是筆畫數目、筆畫形狀來排序(即所謂的「札字法」)來排序,卻不知「部首」有助於識字。
  第二,如果臺灣的華語文教學要顯出特色,特色到底是什麼?語音?語法?詞彙?傳統風俗?都不是。「繼續使用傳統字形,且開發有效的漢字教學法」應是重要的一項。根據個人的研究,外國學生如果能夠及早掌握「最重要的字」,對於漢字的認寫將可事半功倍。「最重要的字」須兼具三個條件:一、從認字來說,必須是收字較多、字義較明確的部首;二、從寫字來說,必須是組字能力強的字;三、從用字來說,必須是構詞率高的單字。經過評比之後,本人選出80值得優先學習的字,並透過教材設計,讓學生可在短短的幾課中學到其中的字形。個人相信:這是漢字教學的制高點。

  第三,瞭解簡化字的缺點。簡化字的缺點不少,最大的缺點乃在於:1.為了讓寫字時少寫幾筆,卻讓學生多學許多部件。例如使用傳統字者可根據「幼」「拍」「林」等字的部件學寫「樂」字,學習簡化字則除了要學這三字外,還要加學一個「乐」字;會寫「歌曲」的「曲」、「地震」的「震」,就可以學寫「農」字,使用簡化字,除了要學這些字外,還要學寫一個專門為「農」而造的簡化字。2.簡化字的同音兼代的方式,會混淆語意及文字的使用,如「髮」與「發」,「里」與「裏」,「松」與「鬆」,「幹」與「乾」,「復」與「複」之類,都有不少例子3.簡化字只能減少書寫的筆畫,卻不能增加閱讀的速度,反而在簡化以後,增加不少形似字,造成閱讀上的阻礙。例如「他是我的故人/他是我的敌人」、「我设法解決/我没法解決」即是。
  第四,傳統字形也應該作適當調整,以提升其競爭力。可行的辦法是擴大吸收某些在臺灣社會中已被廣為使用的俗字,如「担」、「胆」、「綉」、「窃」、「鉄」、「銹」、「迁」、「台」等,方可減輕傳統字形在學習上的包袱。
  整件事對於臺灣來說,也具有一些正面的意義。至少它引起了民眾的關注,願意重新面對與思考。其實,臺灣民眾也可以作反向思考,學會認簡化字。因為學語文不代表認同,就算簡化字是一種「外國文字」,我們花半個月時間學會它,就可以開拓視野,又何樂不為呢?反過來說,當大部分中國民眾只看得懂用簡化字出版的書,卻懶得閱讀沒有重排的舊籍以及近代的報章、期刊的時候,則對於懂得兩種字形的人來說,反而是一種競爭力的提升。處於高度競爭的時代,一些中國的學生與家長已經有此想法。(請參考本網誌)中國在海外的僑民們,你們否曾為你的下一代想過呢?
(歡迎轉貼,請勿改動)
摘自
http://taiwan99.tw/

由簡入繁難 漢字未來在哪
由 admin 於 二, 05/20/2008 – 00:23 發表
這篇新聞是黃沛榮老師對兩岸使用漢字的看法。

文化大學中文系教授黃沛榮,十八日下午以「漢字的未來」為題發表演講時表示,「制定語文政策不只是教育部的事,也與經濟部、內政部等部會息息相關。台灣應該要有職權更高的語文主管機關。」這也是近來一連串與繁簡體字相關的座談、辯論、講座等活動的壓軸總結。

黃沛榮認為「繁體字」三個字是大陸為了合理化簡體字,對傳統書寫方法的「蔑稱」,因此堅持以「傳統字」代替「繁體字」或「正體字」的講法,也將「簡體字」改稱「簡化字」。

全文連結: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519/57/zj01.html

http://twtcsl.org/news/%E7%94%B1%E7%B0%A1%E5%85%A5%E7%B9%81%E9%9B%A3-%E6%BC%A2%E5%AD%97%E6%9C%AA%E4%BE%86%E5%9C%A8%E5%93%A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