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與義

『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義也。子之愛親命也,不可解於心,臣之事君義也,無適而非君也無所逃於天地之間。』雖然說有點無奈,但是卻具有某種程度的責任感。

解不開就認了;逃不了就安了吧!不管是莊子的時代或者是現在,這兩個大戒的卻沒有哪個人能夠避開的。其中的差異只有程度上的差異罷了!每一個人會遇到的父母親都不一樣,但是他們究竟是你自己的父母親啊!沒有他們就沒有你的存在了,子女和父母親的關係並不是說登報作廢就沒有關連了。而且我們的愛親之心是時時刻刻都有存在的必要性,當然即使我們不能不擇地而安之,和父母的關係還是都一直存在的。因此反正愛親之心不可解於心 ,那就認了吧!

而對於君主呢?以今天的環境來看,可以擴充到和上司之間的對待之道,甚至可以說朋友之間也充滿了義。這是一個群居的社會,平常的日子裡,除了可能會和父母及兄弟姊妹相處外,其實有更大的可能性會和其他人處在一起,我覺得可以姑且用緣這個字來解釋,雖然說你會遇到什麼人並不一定,一切全憑機緣,但是種會遇到一些人的,而且你要跟他一起共事,有很多事情並不能如己所願,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了,也只好接受了。但對於莊子來說,面對一個暴君,他若可以選擇逃開,那他就盡量逃開,但是,他要顏淵到衛國去不要刻意做事的作法,也給我們一個暗示了,他要我們不要硬碰硬,能夠不受傷就不要受傷。最重要的是和命與義合為一體,逍遙的活在其中,但隨時可以全身而退。

摘自:

http://club.ntu.edu.tw/~davidhsu/Lao-Chuang-Lecture/discuss_4/report/FromWorldPerspective.html

廣告